返回学校主页  
 
 

彩墨传师道 妙手绘人生——记2016年我校“感动师大”人物蔡鸣老师

□本报记者 张 雪 谢镛昊

在许多人眼里,画家是一个神奇的职业。简单的画笔,流畅的线条,再绘上鲜艳的水墨油彩,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跃然眼前,令人惊叹。画家都有着一双巧手,有着一双细致的眼睛,更应该有一颗如画布一般澄澈的心。蔡鸣老师对于当选“感动师大”人物这一荣誉称号表示非常意外,“对于我来说,能够感动身边一两个人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感动师大了。”诸多荣誉加身的蔡鸣老师,却不是想象中那样严肃不近人情,而是微笑谦和地与我们交流,谈吐之间,风度盎然。

 

从艺以心

无论外界给他强加多少荣誉和头衔,蔡老师始终认为他首先是一个老师,一个艺术工作者。在我们看来,蔡老师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艺术家。

2007510日,蔡鸣老师签约了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办公室的一份合同,其内容是一幅伟大的历史题材画作,名字是《方志敏与可爱的中国》,这幅集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与表现力和严肃史实为一体的画作花费了蔡老师将近两年的时间。蔡鸣老师以其详细的资料储备和娴熟的写实主义油画技巧,勾勒出方志敏同志在怀玉山被捕时的场景。

整幅画作的构思和创作都是建立在高度的行动力基础之上的。为了搜集素材,蔡老师背起背包去了上饶、横峰、弋阳铅山、三清山等方志敏同志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并寻访了各地的纪念馆和革命遗迹,搜集了相当翔实的素材,并最终作出了1.3米乘以1.7米的巨幅画作,画面细节色彩等都令人叹服。

所谓艺术,其实也就是一件手艺活,需要孜孜不倦地练习和工作。在采访时,蔡鸣老师向我们展示了他已经画了十天的一幅巨型画作《习近平访问伊朗》。虽然看到的只是初稿,但构图线条及人物形象等等都十分明晰。画作在细节之处更显丰富,当地民族服饰、脸部表情和人物神态各不相同,难以想象如此巨大的画作,画工如此精湛细腻。蔡鸣老师说:“如果你们没有来采访,我今天可是要画一上午的。”

“艺术说白了就是个手艺活,但是想要做好也是不简单的。”蔡鸣老师说道。他要求学生们去熟悉了解解剖学知识,并要求在暑假时将书上的作业整理在笔记本上。这么做就是为了学生能够对专业知识更进一步地熟悉。

蔡老师以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严格要求学生们,他希望学生们能够在艺术上有更高的成就。在艺术上,蔡老师有许多非常独到的见解,当我们谈及如何处理艺术中感性与理性的冲突问题时,蔡老师这样说:“比如说看一个瓶子感觉它瘦瘦的好看,这就是一种感觉,但是我们需要用理性去控制这个感觉发展的方向。当它不好看的时候,就需要去理性的分析,改变它的形态,这种分析就是为了一个审美的规律。不能过于偏重感性,也不能够太偏重理性。”画画作为一门艺术,它是心灵的美的历程,也需要将经验发展和升华。蔡鸣老师从心为艺,将艺术画进了人生的作品之中。

 

为师以严

与我们见到的温和亲切的蔡老师不同,在一些学生口中,蔡老师有着另外一面。

“对老师印象深刻的一面,大概是大家都觉得他很凶吧。平时不苟言笑,也没怎么见他表扬过人,经常是边改学生习作边把大家骂得羞愧不已。”当问及蔡老师给大家的印象时,一位同学这样对我们回答。“严厉”是学生们评价最多的一个词语。然而也有许多同学认为,更多时候蔡老师应该用“负责”来形容。“蔡老师是一位很负责的老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经常会给我们同学改画。,每次上课,他是最早到班上的,8点钟上课,他大概7点半就到了,他是我们班最早到的,但是也最晚走。就算大家都走了,他也要帮最后一个同学改完,自己最后才走。”一位同学这样说道。

的确,“负责”是能够诠释蔡老师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最好的词语。在采访中,蔡老师认可学生们对他的这一评价。他说:“我喜欢孩子。看着学生们,就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年轻的时候不犯错啥时候犯错呢?”也因此,蔡鸣老师多数时候虽然严厉,但却并不苛刻。他认真地指导每一位学生,有错必纠且不厌其烦。

在蔡老师看来,“老师”和“教育工作者”是两个概念,而他更愿意将自己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来看待。蔡老师说,很多人认为教师只要上好课,传授知识或做好科研,自我的人生价值就已经实现了。但是只有当老师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时,才能真正明白育人十分重要。只有培养道德高尚、崇尚真理、坚守信念与原则的知识分子,才能改变社会,才能树立社会的文明意识。

这也就是为什么蔡鸣老师作为一名教师,却也同时承担着学院的许多繁琐事务。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责任就是一种信任。在教代会的平台上,蔡老师有好几份重要的提案。这些事务其实都是从长远来看,一个教育工作者所应当做的。

为师者严,严而后礼,礼而有善。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蔡鸣老师所有的严厉,都是对学生们殷切的期望。

 

立身以德

王安石曾经说过:“修身洁行,言必由绳墨。”道德品质从来都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标准,是人之于社会的自我追求。在和蔡鸣老师的交谈中,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每个人在这世上,面对一些事情或多或少都会为自己为家人考虑,这是人之常情。但在这一点上蔡鸣老师却做到了公私分明,不偏不倚。2015年蔡老师的儿子蔡琛从天津美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时,正逢美术学院经学校批准在校内外招聘优秀硕士教师。作为专业美院的高材生,蔡琛很好地继承了蔡鸣老师的艺术天赋,专业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展览。以他的资质,完全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然而在学院许多老师一致对蔡琛表达肯定时,身为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和油画系领头人的蔡鸣,却主动提出油画系这次招聘按照选录人才的实际情况,综合考量。

最终选聘的是学院培养多年的一位2015届油画研究生吕鹏。

 “学院培养了他许多年。”蔡老师说,“专业课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认为就这样放弃人才实在是可惜。”提到这件事,他认为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于他而言,只不过是履行了自己的工作职责。这也印证了他在采访中所说的 “生活需要边界感”观点。当一个人认清了生活、家庭与工作的关系,理清了其中的边界时,许多选择对他而言其实是自然而然的。

生活上,蔡鸣老师推崇“精神贵族”式的生活。“不断地完善和充实自己。”他说,在当今这个浮躁的时代,能够保持一种平和而积极的生活态度实属不易。不只对于艺术家,其实每一个人都值得去学习这样一种“精神贵族”的生活观念。蔡老师解释说:“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影响身边的人,哪怕是一个两个。渐渐的你就会收获更加干净、纯粹的生存环境和空间。”

以德立身,通过自身的言行来改变周围的人,这就是蔡鸣老师一直在做的,并且将要继续做下去的。

为人师表,立德、立心、严以治学、严以修身。这就是蔡鸣老师的写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蔡老师身体力行地影响着许多人。在采访最后他对我们说:“人重要的是到哪里就做好哪里的事,尤其是男生,走到哪里就是哪里的顶梁柱。”这是一句叮嘱,更是作为长辈对我们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