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旧书摊

政法学院2016级研究生  时连营

 

周末的傍晚,余晖斜斜。街上闲踱的我被不经意间瞥到的一处旧书摊拉回了记忆深处的儿时。

小学毕业以前的我对书店都没有什么概念,未曾也不敢去想置身在书店里看书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想都不敢想?这句话说出来难免让人觉得好笑,甚至让人心生怀疑。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小学生活是在一个连教科书都要校长和老师骑着老式自行车从三十多公里外的县城驮回来的农村学校度过。教科书的获得尚且如此,对我等来说想进书店一次岂止难于上青天。因此,儿时对书店的印象说完全是空白都不显得夸张,但凡有些许记忆也仅仅模模糊糊的停留在老师的描述上。

小学是学生好奇心最强的阶段,拳头大的脑袋时时被任凭把课本翻烂都找不到答案的问号塞得不留一丝缝隙。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当时的授课情况,除却讲解被印在课本上的知识,对于学生脑袋瓜里冷不丁蹦出的问号,相当部分的老师没有扮演好传道授业解惑者的角色。因为在那个年代,老师们除了上课还得打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退一步来讲,即使老师闲着也没那闲工夫给你一个小孩子扯书本以外的东西,因为那是压根就不关注什么是学生好奇心求知欲的时代,让你认识字会写字,上街买东西不会因算账被人坑才是教育的真正价值之所在。

有人说“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难”。这就话只适合挂在天边,我一点都不反对,至少在我记忆中的小学阶段它未曾行得通。因为当你提出一个问题没人解答自己又无能为力时才是最让人受折磨的。令人欣慰的是,这种魔咒般的折磨在我读三年级时最终被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星期五所打破,距县城千里之外的学校门口竟然出现了书店。朴实点说,称之为书店倒不如叫旧书摊来的自然。再具体点说,彼时心目中的书店就是一个靠一辆五成新人力三轮车来回拉的流动旧书摊。不用说,旧书摊所能提供的图书必然远不及书店里丰富 ,但在彼时特定的情况下也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为除却教辅书及各种习题册外,也不乏一些对小学生具有极强吸引力的书目,比如由郑缤翻译,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1955年儿童版《十万个为什么》《格林童话》、儿童版四大名著、《三毛流浪记》连环画等。其中尤以《十万个为什么》最受追捧,因为它解决了我们脑海中老师不曾予解决的大部分问号,比如说天空为什么是蓝的,鱼为什么可以在水中存活等一些现在看来自己都觉得很好笑的问题。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籍在其中充当着承载体的角色。虽然彼时对知识二字的内涵并没有太深的领悟,亦或对书的渴望仅仅源于好奇,但不管怎样,旧书摊的出现足足让我们兴奋了好一阵子。不知道其他人对旧书摊出现的具体反应是什么,至少我的感受是比捡到一块钱要高兴的多,不要笑,要知道此时的一块钱和彼时的一块钱相比绝对是霄壤之别。

令人稍感遗憾的是,旧书摊仅仅在周五出现在我们校门口,因为旧书摊的主人出于盈利的目的而轮流出现在附近乡镇的各小学门口。因此,每次刚过了周五,大家便犹如嗷嗷待哺的雏燕,表现出其牟足劲,伸长脖子,张大嘴巴等着母燕觅食归来的那般心切。

为了充分把握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身边的人可谓是各显神通。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大伯家的堂哥干脆以身体不舒服为由逃课在校门口啃《三国演义》。此时,最幸福的莫过于那些家境相对富足的孩子,因为如若他们碰到特别喜欢的书便可以买回去。而对于像我这样家境相对贫寒的孩子来说,有机会去翻阅几页自己感兴趣的书已是莫大的满足,买书的奢望仅仅是一个念想。现在想想都有点不可思议的是,儿时的我曾为了能在旧书摊不在的时间里也能解一下读书的馋,过一把阅读的瘾,曾手抄了四大名著中大部分精彩的回目……

如今,出入过各色书店的我提起笔流淌出镶嵌在记忆深处被旧书摊浸润过的时光,心中再起波澜,不仅仅是自己怀旧,更重要的是心灵再一次被沁入骨髓的书香所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