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南国的春

文学院2014 陈红燕

岁月流转,时光清浅。或许是冬天过于漫长,当一夜春风吹开万树梨花时,心中竟蓦地涌出惊喜,明明熟稔如老友,每次相逢却依旧如初见般地怦然心动。

    寻一个云淡风轻的早晨,披着晨曦在校园里漫步,也许是因为少了一丝步履匆匆的焦躁, 多了一份拈花惹草的悠闲,熟悉的校园里竟发现了许多新的风景。那条通向惟义楼的小路旁的银杏树,不知何时长出了新叶,绿油油的“扇面”在枝头招摇,晨风拂过卷起一片喧哗,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绿色的翻滚着的泡泡,杏叶儿们似乎想要借着风的力量飞向远方,摇曳着、扭动着、翻滚着千方百计想要随风而去,可是另一头却被银杏树死死拽着不放,风一走,便丧气似地耷拉着脑袋。无由地想起了它们秋天的模样,那时的它们已经褪去碧绿染上了金黄。从春到秋每一场风来,它们都在挣扎着,没有放弃追求远方的机会,不过,秋天时银杏选择了放手,看着它们一个个头也不回地离开,走得干脆而又迫不及待,撂下一树寂寥,唯剩它一人独自度过漫长的冬季。呵,其实银杏才是一位真正的智者,它的挽留不过是想让杏叶儿们在品尝过春的生机之后,再感受一下夏的热烈、秋的成熟,最后才让它们去体验冬的萧索,如同,生命唯有历经悲欢离合,尝过酸甜苦辣之后才能够圆满,而它则会在下一个春天等待着它们的归来。我望着那安静蛰伏的杏叶儿,微微而笑,既然生命注定是一场跋涉,又何必步履匆匆?

         小路与朱红的墙壁间有一片小天地,上个冬季留下的枯枝落叶被破土而出的小草掩盖,几场春雨过后,草已及踝绿色如新,一片生机勃勃。几棵叫不出名的树夹杂其中,也发了新芽,树叶儿不是低垂着的,而是并借着枝条向半空中铺展开来,与小草相得益彰,其间再无其他杂色,满眼的绿,绿得错落有致,绿得层次分明。若是无风时望去,那片绿意便变得有几分不真切,缥缈如烟,轻若游丝,仿佛下一刻便要消散得无影无踪,令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拥抱住那一抹绿,不让它们偷偷溜走。几棵新树,一片绿草自成一格。每每路经此处看到这片风景,心中都会平添几分愉悦。

         信步至静湖边,湖边的景色似乎更显春的柔美,各种花儿竞相开放,火红的山茶花、雪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嫩黄的迎春花……连那几根去年刚种上的“木头桩子”,也在沉默了整个冬季之后毫无征兆地开出了大朵大朵的玉兰花,那怒放的生机、宛若玉雕的姿态,真真是令人惊喜万分。蜜蜂在花间哼唱,草虫在树下低吟,麻雀找回了它去年丢弃的巢穴,此刻正站在枝头欢歌,远处偶尔还传来一声天鹅的啼鸣,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季节里似乎谁都想来高歌一曲。湖水清澈如许,倒映着蓝天白云,岸边开满了红白相间的杜鹃花,远远望去好像是谁为静湖带上了一个美丽的花环,一阵微风拂过漾起一圈圈的波纹倒像是静湖微微而笑的唇角。我静静地站在湖边,面对着湖水,闻着空中飘来似有若无的花香和泥土的气息,聆听着万物的歌声,闭上双眼如老僧入定一般放任心灵去感受,去融入这久违的春天。

         江南的春是温婉的、细腻的,而她那柔弱的外表下却有着生命的最原始的狂野,也许春的另一个名字便叫做“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