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最珍爱的那个人

传播学院2016 周香玲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自己最珍爱的人

                                                                                    —题记

    在我四岁时,父母为了生计,去海南打工了。碍于年幼的我尚且需要照顾,他们把我一起带去了。后来,因为学业的原因,我必须要回老家读书。于是在我七岁时,我回到了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成了一名留守儿童。

    在我六年的小学生涯中,我觉得我是没有周末的。因为每到周末,奶奶便要求我跟着她一块去做事,而且不能不去,因为不去会被她骂。每当我见到其他的小伙伴在一起玩耍时,我就很羡慕。但是,我是很少有机会和他们一起玩的,因为我要干活。我问奶奶,为什么总是要我跟着她去干活,你看别的小伙伴,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整天玩,而不用干活。奶奶说,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家,他们可以不用干活,但是你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所以你必须要跟着我去干活。听完奶奶的话,泪水瞬间就从我的眼里流出来,我才开始渐渐明白:有父母在身边和没父母在身边的区别。但是,我也开始讨厌我的奶奶,甚至是恨她,恨她为什么不让我的父母回来陪我、恨她为什么要让他们出去打工、为什么每天都要让我做那么多的事情,煮饭、烧菜、烧热水、洗衣服......每件事都要我做,而她在天黑后回来却啥也不做。那时年幼的我尚还不理解她,她从早晨出去干活,中午回来吃完饭后又出去,直到晚上才回来。她的子女不在身边,她又要带我,她也会累的。其实她又何尝不想自己的子女回来呢?可是要生活啊,她也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承受着我对她的误解,承受着子女不在身边的“痛苦”。可是,当时我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还时不时地冲她大吵大闹。对不起,奶奶,原谅年幼不懂事的我吧!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我就上了中学。在中学里,学业开始慢慢变得沉重,而我,也因为学校离家远,只能一个月回家一次。这时的我,为终于“摆脱”了奶奶而庆幸,终于不用再跟着她去干活了,终于不用再被她骂了,好开心啊。彼时的我,并不知道,在我每月回家一次,她送我回学校时,红红的眼圈,代表着她的不舍。她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去我的房间看我的相片,看着看着就偷偷地掉眼泪。但是我却觉得这是我对她的“报复”。谁让她以前总是骂我来着,现在见不到我,开始想我了吧。奶奶,原谅我的无知吧。您的爱孙女之心,在我这里却被我狠心地拒之门外。

    高三了,高考越来越近了,我能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此时的我,面对渐渐年老的奶奶,也逐渐理解了她当年的“苦心”。她只是想让我知道,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孩子,要学会自立自强。可惜的是,直到我上了高中才慢慢理解了她。后来,在我稀少的回家的日子里,我总是对她报喜不报忧,和她聊天时,都是和她说我在学校的开心事,对于高考的压力,总是提得很少。而奶奶也看出了我的顾虑,每次送我去学校时,总是对我说,尽力就好,不要对高考有太大压力,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哦。每次听到奶奶这么对我说,我都很开心,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打好高考这场仗。高三的那一年,当别人还在睡觉时,我就早早地起床去教室看书;每当晚上室友们都睡下了,我还在打着手电筒看书。我不是聪明的人,所以我知道我只能比别人更努力。天道酬勤,高考的战场上,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奶奶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我独自一人从广西来到江西南昌,开始我的大学生涯。这一次,我离家更远了,可能一年只能回去两次了。临行前,按照以往的惯例,奶奶依旧给了我一个红包,祝愿我能平安地到达目的地。尽管这不是第一次出远门,可这次是真的要很久才能回家了。我永远也忘不了,在汽车驶出车站口的时候,奶奶站在门口向我挥手告别。微微的凉风中,奶奶瘦弱的身影在送行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醒目。忘不了,她一边跟我挥手,一边又用手去擦已经控制不住的眼泪,还微微侧头,不想让我看见她流泪的样子。奶奶,别哭,你从小教给我的自立自强,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的。

    语云:“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奶奶日益衰老,各种疾病也伴随而来,留给我孝顺奶奶的时间可能不多了。现在,我的一个电话,也许就是对奶奶最好的孝顺。

    奶奶,南昌的春天也好冷啊,家里肯定也很冷吧,您要多穿衣服哦。奶奶,我想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