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功高不改忠贞志 位尊难移公仆心
——访新中国第一位女省委书记万绍芬

 

 

 

 

/《人民公仆》月刊记者  程兴瑞

 

经过数次联系,新年伊始,《人民公仆》杂志社记者到中央统战部采访了共和国首位女省委书记万绍芬,了解了她的从政理念,以及她陪同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等视察老区的经历和体会。

记者在采访前就了解到万绍芬做事严谨,所以,查阅了很多有关她的资料。与记者见面后,她首先笑着爽朗地问道:“你们关注到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的八项规定所带来的深得老百姓欢迎的新风吗”?我们回答:“关注到了,社会反响很大很好,准备下期重点刊登”。她点点头说:“那很好”,接着说:“以《人民公仆》冠名的杂志全国独一无二,这个名字非常好,我们太需要这种精神了”。接下来她又问了记者一个看似简单却也复杂的问题,你们了解过“人民公仆”这个提法的历史由来吗?为什么叫人民公仆?这个提法最早是由谁提出来的? 作为人民公仆杂志社的记者,听到万绍芬这一连串的提问,说心里话,记者既佩服万绍芬工作态度的认真和严谨,又愧于自己对这方面知识的缺乏。对万绍芬的提问,记者只做了简短的解释。没想到万绍芬听完记者的解释后,竟然拿出厚厚的一沓资料,然后读了几小段:

人民公仆,字面意思是指为人民服务、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的党政干部……

功高不改忠贞志,位尊难移公仆心……指政府的官员等为祖国、为人民献出自己一生的人。

欲影正者端其表,欲下廉者正其身。……

那么,谁是提出“人民公仆”的第一人呢?

……被誉为文艺复兴之父的意大利著名诗人但丁,在1311年其政治名著《论世界帝国》一书中,提出了“人民公仆”的提法,他说:“公民不为他们的代表而存在,百姓也不为他们的国王而存在;相反,代表倒是为公民而存在,国王也是为百姓而存在……虽然从施政方面说,公民的代表和国王都是人民的统治者,但从最终的这方面来说,他们却是人民的公仆。”这个证据充分证明,意大利的著名诗人但丁是提出“人民公仆”提法的第一人。

对“人民公仆”,万绍芬真情地为记者作了这样一番诠释和解读,她说:“有的人什么都怕得罪,唯独不怕得罪人民。该得罪的,就要得罪,只希望不得罪人民。用权为民还是以权谋私是检验当‘人民公仆’还是‘做官当老爷’的根本标准。当干部就是要以权谋公,用权为民,依法办事,要为人民鼓与呼,为人民说话、为人民做事,不能侵害老百姓的利益,不能得罪广大人民。”

在查阅万绍芬的有关资料的过程中,记者对她一些超前的理念和独特的体会有了深刻的印象。

超前的理念  独特的体会

19856月,她当选为省委书记所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关于加强省委自身班子建设的六条决定。其中明确提出:省委全班人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的疾苦,做人民的公仆。在她的就职演说中,特别强调这个观点。记者问她:“当时你是怎么考虑的?”她说:省委是什么样的班子,就会把全省干部带出来一个什么样的作风。软、散、懒,不认真为人民办事的班子是带不出好队伍的。要振兴江西这个大局,就必须建设一个党性强、作风好的坚强集体。要从省委一班人这个核心做起,这六条决定都是大家所关心的问题,正确执行党的干部路线,提出任人唯贤,知人善任,反对任人唯亲,反对任人唯派,反对任人唯顺,反对妒贤嫉能,敢于荐贤,敢于把关;不搞特权,不谋私利,做遵守党规党法的表率;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经常听取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建议,努力做到耳聪目明,不要耳目闭塞;认真对待群众来信、来访,建立领导干部认真接待群众来访的制度;在干部、党员中要特别提倡讲真话,不要讲假话,更不能讲瞎话,等等。万绍芬向大会宣布从我做起,接受大家的监督。

群众对此反响热烈,万绍芬上任一个多月,就收到了来自全国24个省、市、自治区的4699封信,大部分来信都是献计献策的。

万绍芬当年的诸多施政理念,还表现在:

1985年,她提出当干部就要“以权谋公,用权为民”。

1985年,早就取得了律师资格的她,亲自主持并带领省里几套班子学习法律,要求各级干部“严格依法办事”。

1985年秋,她提出老区建设要发扬“三动精神”(动感情、动脑筋、动真的),要开放式的扶贫,要增强“造血”功能的扶贫。

1986年秋,她明确提出,凡是发生群体事件的地方,主要领导干部就要及时到一线去了解情况,以情、以理、以法加以疏导,把问题解决好,绝不能躲着群众或以简单粗暴的办法对待群众,致使事态扩大。

1987年,“姓社姓资”的争论还在中国大地成为日常的政治话语,万绍芬认真学习思考邓小平、胡耀邦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和论述,在九江考察工作时,旗帜鲜明地提出:“改革不能迟疑动摇,开放不能等待观望”。   

1987年,《江西日报》73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万绍芬的讲话:“凡是有利于解放生产力,有利于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就要坚持,就要支持和保护”。

 

重在行动  功在实效

万绍芬认为仅有好的“唱功”是不够的,更重要是有好的“做功”。理念、计划、决定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付诸行动。发展经济,搞好改革开放,搞好老区建设是根据江西实情出发的头等大事。江西省委坚决贯彻中央的有关指示:对内,更大胆地搞活;对外,更大胆地开放。为了加快江西经济发展,提出开放九江、赣州两个“特区”,加强龙头省会南昌市的工业、科技、交通、财贸建设。省委、省政府面向全省出台了“减轻、放宽、搞活”的政策,为招商引资和农村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环境。

万绍芬视九江长江大桥为江西经济腾飞的一条“生命线”,上任伊始,就多方联络筹划大桥复建。因当时京九线建设项目下马,缺乏资金,她主动联络湖北、安徽和江西一起,三省共筹资金续建九江大桥,得到了各方积极的支持,为续建九江大桥开始了启动,并为后来京九线复建争取了时间。而后,19863月,万绍芬在北京开会期间,专程到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的家中,向他详细反映要求续建九江长江大桥的问题。19861127,万里同志来到九江,晚上到工地,第二天一早乘船来到江中,察看那时几个桥墩刚刚露出水面就停建的“九江大桥”,万里同志向陪同视察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干部详细询问需要什么支持。198744,国家计委经国务院批准,发文决定九江大桥继续上马!

大桥建成后,中央媒体的记者到九江去采访,那里的老百姓说,你们写九江大桥的建造史,一定要把“两万”(万里,万绍芬)写进去,他们是立了很大功劳的。

江西90多个县,78个是老区。不抓老区经济建设,不老带领老区人民脱贫致富,江西的经济发展就会滞后。万绍芬亲自担任江西省“老区建设委员会”主任,请省人大副主任、老红军谢象晃和一位副省长当副主任,成立了正厅级的“老建办公室”。

1985年秋、冬,老建办组织了12000多名各级干部组成工作队先后深入到老区调研。一时舆论大变,感情大变。大家说,没有想到解放30多年来还有这么些贫困、特困户、区、县。不带动老区人民脱贫致富,就对不起牺牲的革命烈士,对不起老区人民。

在老区建设扶贫工作中,发扬了动感情、动脑筋、动真的“三动精神”;选准能带动千家万户致富的启动项目;打开山寨门,请进来,走出去,大力发展商品生产。实行扶贫包干责任制;严格管好用好扶贫资金,一批批致富项目在农村启动了起来。

搞老区建设要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万绍芬带头坐上海牌汽车,省里购买了一批“奔驰”轿车,她上任后,建议将这批车分给江西“几老”。分给她的那一部,她坚决不要,最后用于接待重回江西的老红军、老干部的专车,她一直坐着那辆旧“上海”。这种无形的“命令”,一下子刹住了购买高级轿车、进口轿车的歪风,各级各有关部门纷纷将准备购买高档轿车、盖新办公楼的钱用到老区建设上来。

19886月,壮志未酬的万绍芬奉调进京。她主政江西的3年间,全省财政收入每年递增20%-30%,工农业总产值增长速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老区各县乡启动了2000多个建设项目,修了2000多公里的公路。九江外贸港口、向吉铁路、滕王阁等工程也是那时开始兴建的。江西省经济的一池活水,被搅动起来,出现了欣欣向荣的景象,同时,党风廉政建设也上了新的台阶。

 

当记者问起她当代公务员队伍的建设,以及她陪同革命老一辈习仲勋同志等下乡视察的经历和体会时,她说,她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有幸先后陪同过革命前辈习仲勋同志、彭真同志、万里等同志下基层视察。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至今历历在目,留下的印象和教育是深刻的。由于时间的原因,她着重跟记者谈了有关陪同习仲勋同志下乡的几个故事:

其一、“后面车上坐的不是老爷”

万绍芬说,198511月中旬,我有幸陪同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同志,在江西老区井冈山、宁冈、遂川、赣州、兴国、瑞金等地视察了9天,目睹了习仲勋同志对老区人民的热爱,切身感受到他为加快老区建设、改善老区人民生活那种求真务实的作风和爽朗真诚的性格。

19851115一大早,我们一行人陪同习仲勋同志乘车向井冈山进发,我们的车子急速地向井冈山奔驰。从南昌到井冈山的公路上,有好几处路段正在翻修。这些地方,道路变得狭窄泥泞,凹凸不平,车辆行驶不畅,常常发生堵塞现象。

车子的行速减慢了。在我们前面开道的警车不时地鸣响警笛,常常从车上伸出两面红旗左右挥动,指挥过往车辆注意让道。路旁施工的民工和行人,来往车辆上的人,都把目光投向我们这个车队。

习仲勋同志望着这种情景,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能这样呢?”他转过脸来对我说,“他们拉着警笛,两面红旗左右开弓,这样会吓着群众,也可能会把过往的车辆挤到沟里去的。不要因为保证我们赶路,影响老百姓的正常通行。”

我向习仲勋同志作解释,他听着,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绍芬同志,我们是老爷吗?你们平时下乡,也这样鸣锣开道吗?”

我笑着说:“我坐的车是上海牌的,神气不起来。”

习仲勋同志笑了。

“那好,请你告诉前面警车上的同志,他们后面车上坐的不是老爷,不要动辄八面威风。我们是来给老区百姓办事的,不能给群众添麻烦!”

“现在停车,反而会造成堵车。”我望望前方情况说,“走过这段路,前面就是新干县城。一到那里,我就跟他们说。”

他没有作声,但我明显感到他的焦虑和不快,这使我更感到局促不安。但当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大哥大”、BP机、手机,只好叮嘱我们车上的司机不要过于占道,影响其他车辆行驶。过了好一阵子,我们的车子总算在新干县城停下了。我还没来得及下车,习仲勋同志便下车快步直向警车走去,我赶紧跟上前去。

“同志,你们以后不要再像刚才那样,又鸣笛又挥旗。”他生气地说“你们这样一弄,来往行人和过往车辆都要赶紧躲避,万一他们的车翻到沟里去怎么办?你们保证我的安全,我很感谢,但也要考虑群众的安全嘛。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不是老爷呀!”

我上前对警车上的同志说:“请同志们在后面的路程上不要鸣警笛,也不要挥旗,请注意影响。”

车子又向前开了,再没有出现“鸣锣开道”的情景。

“这就对了。”习仲勋同志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其二、“你们事先安排好的,我不看”

因为我一直陪同习仲勋同志视察,得以向他反映许多基层的真实情况。在车上,我向习仲勋同志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吉安地委领导人到井冈山了解群众生活情况,来到一位老赤卫队员家门前,却见屋门紧锁。有人告诉他们,老人听说上边领导要来,一早就躲出去了。因为老人家里穷,怕上边领导看了心里难过,老人觉得还没有靠自己的双手脱贫,对不起领导。

对这件事,我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激动地对习仲勋同志说:“解放30多年来,井冈山上有些老百姓没过上好日子,哪里是他们对不起领导,这是我们对不起他们呀!忘记他们就是失职!”

习仲勋同志听了说:“对,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了他们,多好的老区人民啊!”

在兴国,我和习仲勋同志一行来到一户村民家里。户主是村里的兼职会计,是个党员,听说中央领导同志来了,十分兴奋,把砖瓦屋的厅堂打扫得干干净净,并按当地接待贵客的习俗,在堂屋桌上放了四个碟子,装着土产:一碟薯片,一碟腌生姜,一碟金橘,一碟花生。

我陪着习仲勋同志走进了这户农民家里,一看就明白了,这大概是要给我们看的“好、中、差”里的“好”的典型。

习仲勋同志一看这情景,便转身走了出来。

我和其他陪同的同志都感到奇怪:在别的农户家里,习仲勋同志很亲切,问长问短,问寒问暖,有时掀开锅盖看看,摸摸被褥厚薄,和老百姓亲切交谈,只是到这一户人家,怎么转身就走了呢?

“这一家我就不看了。”他边走边对我们说,“我看这户早有准备,就不必看了。我早说过,你们事先安排好了让我看的,我不看!”

事后我了解到,这位会计一家,在村里确实境况比较好,当地干部也确实事先给他打了招呼,所以出现了上述的情景。

幸好,这样的事后来再也没有出现。

 

其三、为百姓办事要落到实处

 瑞金沙洲坝有一口闻名全国的红井,当年,毛主席在沙洲坝领导革命工作,发现这里的老百姓饮水十分困难,常常到许多里以外去挑。他便和当地群众一道,打了一口井,使乡亲们喝上了澄清的甜水。解放后,沙洲坝人民在井边立了一块石碑:“吃水不忘挖井人”,表达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感激之情。

习仲勋同志来到井边,先认真看了石碑上的文字,然后仔细看了水井。

他感慨地对周围的同志说:“老区人民对我们党为老百姓做的每一件好事都铭记不忘。这说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体现在一件件大大小小的事情上。毛主席早就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为老区人民服务,就是要讲实话,办实事,为民造福。”

来到叶坪乡,习仲勋向站在他身边的叶坪乡党委书记问道:“你们为叶坪的老百姓办了几件实事呀?”

“我们已经办了四件。”年轻的书记回答说。

“哪四件?”

“第一件,带领群众打了18口井,全乡百姓都喝上了干净的井水;第二件,领着乡亲们修路,现在村村通了路;第三件,修建了一个集贸市场,现在交易活跃;第四件,利用这里盛产的黄豆、山药以及广西有关单位的技术设备联办了一个儿童食品加工厂,产品畅销各地。”

这位办实事的乡领导虽然显得有点腼腆,却回答得干脆利落。仲勋同志听了,满脸笑容,十分高兴。

“干得好呀!”他说,“由于时间关系,你们办的四件事我不能件件都看,现在你带我去看你们办的第一件事。”

乡党委书记马上在前头引路,把习仲勋同志和大家领到附近的一口新打的水井前。这时,村民们听说中央领导同志来看望大家,纷纷赶来,围到井边,争着和习仲勋同志握手,七嘴八舌谈着修建水井的经过和他们的喜悦之情,夸奖乡里干部为大家办实事的好作风。

对这次即兴式的实地视察和汇报,习仲勋同志十分高兴。

不过,在视察中,也遇到过使他感到不快的事情。

情况是这样的:瑞金县新任县委书记刚上任不久,正在赣州住院,听说习仲勋同志来瑞金视察,便抱病从赣州赶回县来,参加向习仲勋同志的汇报会。他说了许多套话、空话,再加上开头又说了不少对习仲勋同志表示恭维的话,使得仲勋同志不愿听下去。

“你这哪里是汇报工作,分明是在吹捧我,给我歌功颂德!你的汇报没有实际内容,净说空话,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讲实话,办实事!”

县委书记脸红了,低下了头。习仲勋同志看看他,放缓了口气:“据我所知,你们县实际上已经做了不少有益群众的实事,为什么不好好总结一下经验呢?要制订出治穷致富的规划和办法,拿到群众中去讨论。种什么,养什么,搞什么项目,都要让群众发表意见。”他环顾与会的同志说,“如何治穷致富,尽快改变老区的面貌?这方面,你们省委已经提出了许多好的措施,你们好好讨论了吗?”

与会同志顿时活跃起来,纷纷谈开了他们贯彻省老区工作会议的精神和措施。刚才感到发窘的县委书记此时也加入讨论,谈得也具体生动多了,汇报会成了一个活跃的讨论会。

 

很多年过去了,万绍芬仍然记忆犹新,只有下基层到群众中去了解真实民情,才有助于决策者做出正确的决定。万绍芬说:“习仲勋同志的工作作风也影响了我,到哪里,我不仅只听汇报,一定亲自去现场察看,听的和看的两相对照,避免官僚作风。革命老一辈人有很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继承和弘扬老一辈革命家的高尚情操,是我们的职责,活一天就要尽可能为人民服务一天。”

万绍芬说,从习仲勋同志、彭真同志、万里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身上,我们学习了党的优良传统和优良作风,从社会道德、良心守护者的普通老百姓身上,我学习了拥有超越名利从容闲适的胸怀。但是,“行走不能停步,我依然在路上” 。

采访结束时,万绍芬一再叮嘱记者:“把《人民公仆》杂志办好,办出特色、办成精品,使大家爱读爱看”。

 

  

此次采访,记者看见万绍芬同志胳膊上吊着绷带,便悄悄向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听到:十八大刚刚顺利结束,她便去江西“上山下乡”一个月,办了数场“贯彻十八大精神,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助学活动”。陪同捐资者到井冈山颁发中小学生奖学金(第十四次颁发)和“山花工程”(50万元)帮助贫困学生。陪同捐资捐物助者几次下乡,给兴国县和南昌县三江镇兴建和修建乡村小学(150万元),并送去电脑等教学器材和五千本新华字典,两千件新棉衣。万绍芬自己也购买了120件“鸭鸭牌”羽绒服送给贫困学生。下乡参加活动人数多时,当地便在学校操场上就地搭起台子,万绍芬同志和有关干部以通俗的语言,结合实际简要地讲解十八大精神,台上台下互相呼应,掌声、欢笑声连成一片。学生、老师高兴,群众满意,各级支持,效果很好。虽然她手臂伤痛复发,她还是感到欣慰、快乐。

近十几年来,她为农村助学、扶贫,培养人才,建设新农村出心、出力、出主意、出钱。多处奔波,经她介绍引资兴建的教学楼、科技馆、图书馆等有30多所,为家乡引资兴建了几所高质量的教学楼,修缮了几个村小学;建立了蔡冠深奖学基金(100万元)、万修元奖学基金(100万元)和爱心助学金;倡议并引资兴建了两个乡村公园,助建乡人民医院;修路、建桥、植树造林、美化环境、保护古村等等。她还每年平均拿出23月的工资,坚持不懈。去年,她将中国作家出版社为她出版发行的《秋水长天》---新中国第一位女省委书记回忆散文集所得5万元稿费,全部捐给家乡。遇到发生灾情,她更是心系灾区、心系人民。1998年,江西抗洪的关键时刻,她三次到江西一线了解灾情,及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中华慈善总会汇报,并率中华慈善总会慰问组赴江西灾区,行车、坐船、步行1400多公里,亲自将各方面捐赠的价值7660万人民币的赈灾款物,送到江西九个县的灾民手中,她自己也捐出了4个多月的工资。2005年,江西瑞昌地震,她赶赴灾区看望灾民并捐款。2008年,江西冰雪灾害和汶川大地震,她积极联络有关方面,向灾区奉献爱心,自己也捐献了半年多的工资。自己生活却非常简朴,听后我们很为之感动和钦佩。

她常说,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是中央统战部及江西省各级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对她的支持,是有关爱心人士的奉献和对她的信任,使她对人民群众的责任和爱心能够有所体现。

她曾获得过许多奖牌奖状,但她更看重的是家乡人民在千人大会上授予她“无私奉献的人民公仆”的奖牌。

               (文章摘自《人民公仆》杂志2013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