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我在师大园中】美在师大 美哉师大

 

理电学院2010级 左 铭
    岁月如流星般划过,感觉就是昨天,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独自一人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唯美的师大,开始了他的漫漫求学路,至此已三年有余。
    感叹岁月,怀想斯景,猛然发现静湖、杏岭、长胜园、白鹿会馆……都曾留下我的足迹,置身其中,感觉犹如“景为画中画,人在画中游”。阅读师大,你会发现这里的每一处景色、每一寸土地、每一幢教学楼都可以细细品味,都值得你去探求其中薪火相传的精神。师大的美,美在灵动、隽永、和谐的自然景观;美在其浓厚的学习氛围;美在日久弥新的人文精神;美在马路旁,人群中,历史里……只要你用心品味。
    师大的美,美在灵动、隽永、和谐的自然景观。
    假如有人问我:“师大你喜欢哪?”我会自豪地告诉他:“都很喜欢。”美景虽如此多娇,我却独钟于杏岭,那是我每日晨跑的所在地。杏岭的假山鳞次栉比,山脚下便是一泓清泉,在涨水的季节,叮咚的泉水便顺着狭窄而又平坦的河床汩汩流下。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假山的石头上,拿着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听着似音乐般动听的水声夹杂着树叶的沙沙声,享受着微风的抚摸。时而放下手中的书笔,静静地冥想,细细地回味,深深地享受这美景,让这清风、音乐洗涤我纤尘的心。
    杏岭的最高点是伫看亭,坐于伫看亭俯瞰杏岭全景,你会发现,假山的对面有时坐着几位写生的同学,有时站着几位练习音乐的人。“画家”笔下的杏岭灵动而美丽,近旁的水杉郁郁青青;“音乐家”心中的杏岭清新而典雅,以致曲子绵远、悠长,感觉曲高和寡。
    杏岭的西北角便是鹅湖,站在曲曲折折的连廊上,感受着微风拂面,平静的湖水在微风下泛起阵阵涟漪,波纹由远及近,由此及彼,一圈一圈弥漫开来,水里的鸭鹅成群结队,时而嬉戏,时而引吭高歌,享受着这人与自然和谐的景观。
    杏岭的春天更是让人沉醉,吹面不含杨柳风,不错,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夹杂着些泥土的气息。那时,最热闹的要数茶花、月桂、樱花…… 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竞相开放,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
    师大的美,美在其浓厚的学习氛围。
    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一个学校的好坏取决于图书馆。”走近师大的图书馆,感受到的是古朴与庄重,置身其中,贯耳的是琅琅的读书声,扑鼻而来是浓郁的书香。阅览室的书籍琳琅满目、汗牛充栋,自习室的同学伏案即笔、争分夺秒,让人感受到进取向上的力量。累了,倦了,便可拿着一本单词或者一本闲书,来到楼下杨柳依依的静湖,坐于青石板凳上,迎面款款走来的常常是几对情侣,这便是他们的“桃花源”。碧波荡漾的水面上零星的点缀着几只天鹅,给这宁静的湖面上增添了一丝丝生机,在这思考理想与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师大的美,美在其日久弥新的人文精神。
    历史悠远的师大自其诞生之日便注定与众不同。七十多年前,神州大地战火纷飞,一片凄凉,在江西泰和的一个小山村———杏岭,师大的先辈们筚路蓝缕,以启森林。在首任校长胡先骕的创导下汇聚了姚明达、杨惟义、蔡方荫等志士仁人,书写了学校创始的恢弘篇章。七十余年历经沧桑,从白鹿开先,杏岭肇基;到南赣励志,望城凯旋;再到青蓝更始,拿山行返,瑶湖弦歌的伟大征程无不彰显她“静思笃行,持中秉正”的校训。
    厚重悠久的人文精神就是她的灵魂,深深地影响着校园的各个角落。
    没有社会的斤斤计较,商场的尔虞我诈,处处洋溢着和谐与温馨。当你因大意而伤害到他人时,“对不起!”这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常常会在耳畔响起两次,因为他们总是“争先恐后”地选择承担错误,此时埋怨与愤怒早已抛诸脑后。这便是她人文精神的浸染,激励着一代代师大人奋勇前行!
    师大的美需要每个师大人传承、发扬、创造。
    记忆中那是一个秋日晴朗的下午,我与好友漫步于白鹿会馆的小道旁,耳畔突然传来几声稚嫩的童音———“老师,快点儿,快点儿……这儿有白鹿,哪儿有山羊”。噢……,原来是一位年轻的老师带着她的几个学生来此秋游,出于好奇的我便拉着好友走近他们。“老师,好美呀这儿”其中一位学生道。是啊,风景这边独好,这儿不缺少美,缺少的往往是发现美的眼睛。我想那位老师也应该是师大人吧,假若每位师大人都像那位可敬的老师那样,心存母校,传播母校文化,传递正能量,则师大之复兴指日可待。
    三年的大学生活,我已被师大的美浸染、陶冶,她的美令人缱绻。我一直有个梦想———在校园的附近建一所房子,闲了、累了、倦了,独自一人来到杏岭、静湖……重走曾经呆过的每个地方,遥想当年岁月又何尝不是一种美的享受呢?
    师大的昨天光辉灿烂,今天朝气蓬勃,明天将更美好。她的美令人眷恋,美在师大,美哉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