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我与大通社的故事】“我一定会回来的”

 

 陈飞翔

    第一次来学校报到时,比高中母校大许多的师大让我晕眩。大学生活动中心走到11栋宿舍都显得无比遥远。也就是这时,在楼管阿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江西师大报。
    2011年,第一次的招新经历有些曲折,头两关顺利通过的我却在最后一关的老师亲自面试中被刷了下来。刚认识的一个同学成功晋级,我因过于拘谨不适合做记者的缘由未能进入。想来真是不甘。临走时,对翠花姐他们说,明年我还会来的。当时的我,一定很像每次都说那句“我一定会回来的”的灰太狼。
    2012年,我再次站在大通社的招新点前,有些人已经认出了我。回想,有次在路上遇到有人给我打招呼,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翠花姐和东东哥。几面之缘就能在人群中将我认出,更何况是需要认识很多的他们,我顿时非常感动。于是,这再次增添了我加入大通社的信心。
    说起拘谨,我是承认的。身为一个农村人,从小乡村跳跃到大城市,没见过那么多世面,不可避免地给自己贴上“自卑”的标签。一年里,成长如雨后拔节的笋,仿佛听得到骨节吡剥作响的声音。而大通社,是这成长中的重要临界点。
    当然,那个站在夕阳晚照下的我最后成功入团,不然也不会以记者团一员的身份坐在这里写这篇文章。这一年,我的成长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一年,漫长,却又短暂;需要阳光,也同样需要黑暗;接受美好,也同样接受了错误与不堪。踟蹰不前的蹉跎和蒙头的横冲直撞,也不都是徒劳无功。我不需为失去的昙花沉湎难过,也不会因为摸到了彩虹而错失我心。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成长,这才是我,伴随着大通社的成长。
    迎新会热热闹闹地举办,教室里满是新鲜的面孔。临近结束,要拍一张集体纪念照,大家开开心心成群结队地走到静湖前站好。天空干净湛蓝,阳光些许刺眼。
    那逆光的角度到现在我都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