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杨洋:结束之后,开始之前小宇宙正在爆发
——记音乐学院2005级校友、2011年湖南卫视“快乐女声”全国第五名杨洋

 

 

杨洋
      1989年出生,江西赣州人,有人叫她“淡定二姐”,更多人觉得她称得上“国民美女”,最近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2011年湖南卫视快乐女声全国第五名。

      92日晚,全国第五名。杨洋2011年的快女之旅,尘埃落定。
     
在她身后,仍有争议,甚至是遍布网络的丑闻,她的离开,有人高兴,有人难过,有人满足,有人遗憾,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扼腕痛惜。但这一切,偏偏让这个女孩倔强地把眼泪堵在眼框里,面对镜头时,笑起来仍然像我们所熟知的那样。
     
而此时身后的大屏幕上正写着:“杨洋,结束之后,开始之前,小宇宙开始爆发!”
     
属于杨洋的开始,还没有真正到来。

快女之后 初现星象

      94日下午,杨洋出现在母校赣州一中。即便是周日,学校门口仍然汇集了众多的少男少女,但大门紧闭,只留了一个侧门,由学生们守着。而校园内杨洋开新闻发布会的教学楼,更是一楼一岗,由高中生们,手牵手护着。校园里挂着大红的横幅——杨洋,你是母校的骄傲。
     
而彼时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杨洋,在记者面前,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姐姐”。倒真是应了网上的传言:杨洋年纪不大,所以她说无论是谁,男的都叫哥哥,女的都叫姐姐。在家乡这种称呼,让人倍感亲切。
     
只是,杨洋比电视上看起来更显小巧,巴掌脸上,满是盖不住的倦容,只有一双大眼睛,眨巴着灵气四溢。
     
杨洋的爸爸在旁边解释:“她比赛结束后,就从长沙往赣州赶,本来应该是3号晚上十二点钟到家,结果遇上大堵车,今天早上五点多才到,一晚没睡。刚回到家睡不着,跟我们聊了一会,就到学校开始准备下午的见面会,到现在也没有睡一下。”
     
这样的忙碌只是一个开始,下午200开始的发布会,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接着换妆,准备4点在母校操场上的见面会,这一次,除了“洋葱(杨洋的粉丝称洋葱)”和杨洋的家人以外,还有近千名母校的学弟学妹们悉数到场。
     
那一天,赣州的温度,一直居于37度的高位,暴晒下的杨洋淌着汗开唱,台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颇有巨星的气场。
     
直到晚上,杨洋才有时间,跟家里人一起吃团圆饭。晚上八点,由杨爸爸亲自送女儿坐车,连夜赶去南昌机场,目的是一趟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飞往北京的飞机,第二天下午杨洋将与自己的经纪人见面,听从工作安排。
     
杨爸爸有些惆怅,因为上一次杨洋回家还是过年,下一次回家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但杨洋却表现出了对高强度工作的适应,小小的身体里爆发了强大的小宇宙——因为此时,她正朝着她梦想的方向前进。

从小开始明星梦

      杨洋从小就喜欢唱歌,也还算有些天赋。
     
杨家只有这一个女儿,爸爸妈妈从小就培养女儿的才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孩子们流行去上各种培训班,舞蹈、绘画、书法、音乐……杨洋一样没落。
     
最早是杨爸爸发现了杨洋在音乐上很敏感。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杨洋只有四岁,唱了一首《妈妈的吻》,童音童腔,却咬字清晰,获得了第二名。实际上此时的她,并不认得那些复杂的字,妈妈重复教了几遍,她便记住了。
     
此后,赣州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杨洋都去参加,一个奖一个奖往家里拿,现在,已是满满的一摞。
     
杨洋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明星梦,杨爸爸反倒记得比较清楚:“她小时候很乖巧,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小叛逆。”
     
那时,杨爸爸在湖南郴州工作,薪水很高,半年之后还是决定放弃,辞职回乡,女儿的成长,他一刻都不能缺席。杨洋总是说长大之后要当明星,但杨爸爸只当她说说而已。
      16
岁时,尚读高二的杨洋,已经提前被江西师大音乐系录取,杨爸爸很是高兴。但杨洋更高兴的是另一件事,同一年,她跟南昌一家唱片公司签下了唱片约,他们承诺,要给她发行个人专辑。
     
杨洋很快发现,出唱片并不是进入演艺圈的通行证。公司给她出了几张唱片,里面的内容却都是翻唱一些别人的“口水歌”。宣传照也很敷衍,拍了几组照片,不是太随意就是太做作,就连爸爸妈妈都觉得不够好看。唱片出来之后,没有宣传,几乎成了自娱自乐的小打小闹,便悄无声息。
     
然而,即便这样,杨爸爸还是把宣传照挂在了客厅里,逢人便讲,那是女儿出的第一张唱片。
     
转折出现在2009年,杨洋报名参加了那一年的快乐女声,有了在电视上唱歌的机会,第一次有了那么多的粉丝,在唱歌的时候,他们疯狂地喊自己的名字。但是,因为一些失误,她止步于50强,那一次,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对舞台下哭的稀里哗啦的洋葱,第一次撂下“狠”话:“我还会再回来的!”

演艺路 小宇宙爆发

      2011年的快女舞台,杨洋如约回归。
     
两年时间的准备,那个短发有点婴儿肥的杨洋,瘦了,把头发留长了,邻家小妹变成了“成熟小女人”。
     
杨洋说:“不得不承认,2009年那次比赛,我坚持到全国50强,在我相信自己能够晋级的时候,突然被淘汰,那种失落感和遗憾,一直深埋在我心里,我几乎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走出比赛失利的阴影。”
     
为了回到这个曾经跌倒的地方,这期间,杨洋参加了江西卫视《中国红歌会》,成功晋级全国12强,获得去悉尼歌剧院演出的机会。后又在湖南卫视的《挑战麦克风》成为月冠军,并以一首《左边》,成功挑战2009《快乐女声》全国五强中的刘惜君。
     
“我学习跳舞、上形体课,学习谈吐和自信心的培养,选择了很多适合自己的歌曲天天练习,参加大大小小的唱歌比赛积累经验,所有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今天重新回来。”
     
这一次,她的目标是全国前五名。虽最终如愿以偿,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路险象环生。
     
全国总决赛的第一场,杨洋便站上了终级PK台。至此,似乎与PK台结下了缘分,一次次地站上去,被架得高高的,看着所有的选手唱完了,她才被放回地面。
     
“一个人站在那么高的PK台上时,你在想什么?”
     
“我看着你们唱,唱完了等我下去‘杀’!”
     
老人们都说,会笑的女孩运气很好。杨洋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感觉,一路微笑,也一路跌跌撞撞晋级。
     
但此时的网络上,却是另一番景象。关于杨洋的传闻甚嚣尘上,“虚伪”、“不合群”、“小三门”、“裸照门”各种评价丑闻接踵而至。
     
杨洋哭得毫无形象,第一次从网上看到那些关于自己传闻的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爱笑成了虚伪,腼腆怎么成了不合群,那些莫虚有的传闻和照片,怎么跟自己扯上了关系。
     
爸爸反而更加看得开:“娱乐圈嘛,大家娱乐娱乐,只要自己走得正,就无所谓了。”
     
杨洋说,这是自己在比赛期间唯一一次掉眼泪。她喜欢李宇春,因为这个快女前辈曾经面对更加难堪的传言,但仍然坚持了下来,自己的际遇与她比起来,简直太微不足道了。
     
“接下来的两年,我想出唱片,演偶像剧,让自己变得很忙很忙,越忙越好。”
     
快女结束之后,演艺事业亟待开始,杨洋的小宇宙,正在爆发。

 

                                                   (文章摘自《江西晨报》网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