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解沛基:上善若水止而后定

 

    “年轻的时候总要有几个榜样人物作为自己学习的精神力量。”
    “年轻人应该注重精神、道德和品质的培养和成长。”
    “不利于国家利益的事情,坚决不做;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事情,即使牺牲小我,也要做!”——沛基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出自《尚书》的“止而后定”是已年近九十高龄的解沛基老人常说的一句话。解老一生追求的便是这样的境界。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他的青年时期始终在战火中飘摇。解沛基在上学时期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的严峻时期,初二那年抗日战争爆发。“为了躲避日本侵略军,我一边逃难,一边读书。”解老回忆道。
    1941年,解沛基进入国立中正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学习。土木工程是一门古老的学科,也是一门涵盖面极广,对专业知识要求极高的学科。这是一门需要心平气和和极大的耐心和细心的专业。因为成千上万的数据和线条要把建筑物的每一处结构清楚的反映出来。没有一个平和的心态,做什么事情都只是浮在表面上,对任何一幢建筑的结构,对要从事的事业便不可能有一个清晰、准确和深刻的认识,这自然是不行的。
    时代把压榨数十年的苦难和一个民族重振雄风的重担同时牢牢地粘在他们肩头,他们没有任何歇息的借口,唯有全力迈步向前。为了祖国能够更加强大,为了人民拥有更舒适的生存环境,那个时代的大学生身怀大志,努力拼搏。他们是艰苦的,但是时代的感召,让他们将这种艰苦作为锤炼自己的工具。
“    其实与抗日战争的形势严峻相比,我们那个时候学习环境并不艰苦,学校的条件也可以算不错啦!有图书馆、有金工实习基地、实验室等都很齐全。校长是著名的生物学家胡先骕,学校汇集了许多全国知名的教授、学者,老师勤恳的教学也激起了学生们学习的激情。那时候的中正大学的生源优秀,学习风气好。”谢老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脸上总是露出笑容。
    从他淡淡的微笑中能感觉到,那段经历很苦,但回想起来却很甜美。
    “当时的学生宿舍很挤,每间房间8至10人,但是没有电灯,房间里有很大的书桌,保证每人有固定念书的座位和放书的抽屉。每到晚上,大家都能很安静的念书,有时累了,放下书本出去走走,整个校园十分宁静。望着学生宿舍的点点灯光,在月光下慢慢散步。”
此时此景,那么让人值得回忆。
    谢老对七十年前的事情记忆犹新,读书时代的老师名字也都能准确地说出。
    “回忆半个多世纪前的学习情况,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艰苦流离而弦歌不辍。在多年的工作中,深感在母校的四年攻读,获益匪浅。”这是解老在回忆文章《杏岭弦歌》中的一段话。
    他常说,年轻的时候总要有几个榜样人物的力量来激励自己。而解沛基的榜样就是学校里授课极其认真、为人厚道的教师。其中,为国捐躯的姚显微教授对他也有重要的影响。
尽管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解沛基仍然享受着学习的无穷乐趣。每天吃完晚饭,他就来到学校图书馆抢座位看书。整个校园学习的氛围十分浓厚,图书馆门外常常排起很长的队伍。
由于刻苦认真的学习,解沛基在大学时期的成绩总是保持在班级第一名,并获得了学校的中正奖学金。
    在学习的后两年,食堂只提供主食米饭,副食由学生自己解决。解沛基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周一从家中带几罐咸菜作为下饭菜。当时的学生大部分家在日寇占领的沦陷区,经济来源已经断绝,就是家在附近的绝大多数经济也十分困难。于是不得不各自努力,谋求一条生路。为了使自己的生活得到保障,解沛基从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就利用课余时间兼职做中学教师或者翻译英文稿件、创作一些历史小品向报社投稿赚取生活费。
    1945年1月,日寇进攻,学校迁至宁都长胜墟。“我是从泰和步行到宁都的,距兴国不远时,风雨交加。到兴国小停后,口袋里钱不多,往往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以后到了宁都,学校复课,经过几个月的学习,总算支撑着毕业了。”
    1945年解沛基从国立中正大学毕业后,他继续留校至1947年5月担任助教。在任教师期间,他学习在大学期间从其老师那儿学到的方法,在备课时总会看很多的书,找出主要问题,指导他的学生如何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思者常达。那时的艰苦环境磨砺出解沛基坚忍的意志和品性,面对困难,他从没有轻言退缩。从孤陋寡闻的学生到满腹才华的学者,那群在灯下拼命苦读的年轻人,那群勤奋好学希望为国家为人民谋利益的青年人, 他们正是江大从开创到现在艰苦卓绝奋斗精神的传承者。
倾心教育关怀青年
    解老经历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过程,对我国的教育事业非常关心。从解放前的大学到新中国刚刚解放过渡时期的大学,再从文革大跃进时期的大学到如今快速发展的综合性大学。他的身份从一名学生到教师再到一名教育工作者,从中正大学到清华大学的解沛基终身从事教育工作,一生心系教育。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江西对我的影响不仅是几年的学习,我出生到现在都与江西有着深厚的感情。大学生活,,为我们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对母校的培养充满了感恩,对曾经的老师充满了感激。”
    他对过去学习生活的怀念和对母校的深深眷恋之情触动了我。我想,也许是那段刻苦学习、发奋图强的大学时光在他与母校之间系了一个结,并且一系便是一生。风雨同舟,荣辱共进。
    自解沛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时及离休之后,他曾经多次回江西,代表清华大学与江西省在教育教学上合作,或参加有关的活动。
    解老对青年一代成长的关怀让人感动。退休后,他经常向学校的老师询问学生的学习情况。此外,解沛基每天都会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来阅读报纸,非常关心国家时事。
    当了解到社会上一些浮躁的行为和网络上不和谐的现象,解老忧虑地说道,“现在的青年人容易受外界不良风气的影响,变得浮躁。在大学四年中,不仅要刻苦专研书中的知识,更要将眼光放于社会之中,培养自己具备灵活、创新的头脑。现在大学生的期望值过高,而真正真正沉下心做准备的不多。年轻人应该到工作需要的地方去。”
    “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拥有几个榜样人物,作为自己学习的精神力量。年轻人应该注重精神、道德和品质的培养和成长。”谈到对当代青年的期望,解老语重心长地说。
上善若水止而后定
    “知其所止,止于至善,意志才有定力;意志有了定力,然后心才能静下来;心情安静,才能安于处境随遇而安;能够随遇而安,然后才能处事精当思虑周详;能够思虑周详,然后才能得到至善的境界。”
    解老为我们认真地解释出自《尚书》的这句话。
    如今,他仍然恪守着淡泊、朴实的精神。
    总觉得在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人们是幸运的。虽然历经世事变迁和苦难岁月,但他们和那个时代水乳交融,淡泊宁静、坦荡朴实的气质天然而生。
    年近九十高龄的解老保持着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并且一直坚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他对我们开心地说道,“现在主要是养老啦!”。解老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直以来,他与夫人相濡以沫,互相帮助,相互支撑。他们辛勤教育出的孩子都早已成才,并在事业上有所成就。   
    对于享受现在的时光,解老有自己十六个字的心得:心情平和,调节饮食,适当运动,充分休息。每一天他都会做两小时的运动,锻炼身体。合理安排自己的饮食。此外,为了保持清晰的思维,他每天都会坚持做数学题,训练大脑。每天三小时阅读报纸和书刊也是解老一直坚持的习惯。由于视力不好,每一次阅读时解老总是拿着放大镜。当他关注到社会上一些不和谐的现象时,他坚定地说道,“我们不仅要看到问题,也要有信心去解决!并且要维护和谐!”;“不利于国家利益的事情,坚决不做;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事情,即使牺牲小我,也要做!”。
    《老子》有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解老的一生淡泊名利,待人善于真诚、友爱。他也恪守着自己喜欢的那句名言:止而后定。
 
【手记】
    每一次去看望谢老时,总觉得他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些。
    我习惯称呼他们夫妇两解老师和左老师。去看望他们时,两位老人总是会与我聊很多。解老师喜欢和我讲一些人生的道理,左老师则喜欢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比如她会拿出家里的相册,分享家庭的温情。
    和他们夫妇两成为朋友,真的觉得很舒心,很温暖。和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聊天时,总能给我一些勇气和力量。得知我即将离开北京,昨晚谢老师一家特地请我一起吃饭,他们的盛情邀请让我感动不已。
    那张全聚德2014年的贺卡我一定会存好,四年之后我会再来这看看。谢老紧握着我的手说,“小孙,今天就算为你离开的送行啦!”泪水不经意间滑落。
    2010年的8月第一次去清华园采访原清华大学副校长解沛基。明天再一次去解老的家,把稿件给他亲自修改。
   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前半生都在战火中飘摇;如今终可安享万年,希望解老身体安康!“知其所止,止于至善,意志才有定力;意志有了定力,然后心才能静下来;心情安静,才能安于处境随遇而安;能够随遇而安,然后才能处事精当思虑周详;能够思虑周详,才能得到至善的境界。”解老为我们认真地解释出自《尚书》的这句话。受益良多。
     希望两位老人长寿,健康。再到北京时,我一定再去看望二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