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读书志】诗人和月

                  □文学院2011级 黄 鹤
    艺术的天才都与常人在思想境界上有相当差距,他们生活在华胥之国,常置身于梦幻般的审美之境,一如庄子能体会到游鱼之乐。叔本华曾说:“生活从来不是美的,而只有对生活的图画才是美的,即在能够改变生活形象的艺术或诗歌之境中。”而古今中外的文学家最痴心、最钟情描绘的图画莫过于月光图或月夜图,又尤喜于写诗。诗可以“兴”,诗人就在和月亮的对话中得以从生活之欲解脱,进入审美直观。
    “美之为物有两种:一曰优美,一曰壮美”。从李白的《月下独酌》,郭沫若的《霁月》到法国著名作家魏尔伦的《月光》,优美之情是这些作品共同的语境。这三首诗虽然篇幅不长,但是皆为兴会淋漓之作。诗人们在心灵深处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感情波澜,既跌宕起伏又率性天然,是激情代表之作。但是这种激情是特殊意境下的激情,它笼罩在月光下,因而又披上了一层优美、迷离、梦幻、忧伤的外衣。因此,在这些诗中,月光与激情,幽人与清风,明月与酒与歌舞是一片祥和、水乳交融的。诗人的心境恰如恋爱中的人儿,既热烈又孤独,“Parting is such a sweet sorrow”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情感。
    不论是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还是海边森林寂寥深处的月下独行,或者索性弹着琵琶,歌唱爱的凯旋和生的吉祥,都摆脱不了微觉轻寒的哀愁,我舞影零乱的寂寞或是悲喜交加,“奇幻的面具掩不住愁丝恨缕”。我不禁想,为何当诗人们已渐至佳境的时候,却显露出一种似乎莫名的、无法排解的孤寂?他们为何忧伤?
    古今中外,大凡天才都是好问的,他们要追问孤独的人生,要追溯时空的源头与尽头,要追问苍天大地。“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大概是最初的发问,而后来便可能会产生“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的凄凉,最后又会有“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的美好愿景。对我来说,一直觉得艺术的天才都是哲人,而从事文学创作的诗人则是哲人中的精灵,他们深知“Philoso-phy”的真义。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就认为,生活中,一些奴性的人生来是名利的猎手,而“Philosophos”(爱智者)生来寻求真理,因此,爱智者才是自由的。可见,追求真知的诗人和月亮似乎有着天然的联系,只有孤高、桀骜、天真、纯洁、超脱的诗人才完全配得上做明月真正的朋友,也只有诗人可以在感情上和高悬夜空的这轮明月水乳交融。诗人徐志摩认为,人的生命即是从大自然中取得,艺术精进的秘密是每一个天才不依傍的致力,只有各个人自己去体验才是艺术唯一的秘诀,他的感受恐怕正是可以用来形容诗人和月的对话。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既脆弱又伟大。而诗人就是这样的一根芦苇,他们有感于人生无常、世事变幻无穷,亦有感于明月长存而人生短暂,人类无法改变这一自然规律,故忧伤叹息不已。这样的叹息不仅是对自身命运的叹息,也是为整个自然界中的生命、整个宇宙的神秘莫测叹息。诗人们和月亮交友,向月亮倾吐内心隐秘的情感,由此情由景生,情由境生,反观内心和自己的灵魂对话。“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诗人借着月色朦胧的醉意进入浩渺的时空,着色着墨着画情,以诗人独有的心灵和画家的眼光,音乐般流动的语句抒写了一幅幅月下小景,描写心灵深处的追求。“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随着时间的流逝,有情会变无情,热闹会变凄清,存在会变成虚无,生命无常又短暂,一如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梅花,“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诗人可以追求永恒但不能奢望永恒,而这一点足以让全人类警醒!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敲响”。
    月光笼罩下的世界是奇妙且独特的。月色下,客观世界中的“时间”被消溶稀释,诗人仿佛置身于半梦半醒之境,在这样浪漫的月夜,要来练习冷酷的分析,似乎不近人情。所以,诗人们随性心机一转,“重复将锋快的智力剧起,让沉醉的情泪自然流转,听他产生什么音乐,让缱绻的诗魂漫自低回,看他寻出什么梦境”。于是,忧伤是不可避免的。诗仙太白月下独酌,只能引天上的月亮和地上的身影这些无情物为一生的知己,是此时无情胜有情了,与无情之物交欢,自然而然地显示出当时的人情冷暖。沫若则请求月亮不要雾帷深锁,云衣重裹。魏尔伦也希冀在村野的月色下,在融融月光中可以永远没有悲伤地忘情陶醉。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想如此?虽知其不可而欲为之,希望那悲哀的轻霭、传愁的以太、灰色的音调消散开去,期盼一场团圆,一次地老天荒,一阵暗香,一缕幽眇的波音。但是,梦总有醒的时候。终于有一天,参悟到“人生真正的天堂是已经失去了的天堂”,乐园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失去光彩,甚至变成悲剧,唯有失去的乐园才是真的乐园。
    读罢这三首诗,我想,我们不必斯人独憔悴。因为一举杯,明月成伴,一低头,身影相随,这样的生活已足矣。有光明皎洁的明月相陪,不亦风雅,不亦快哉?何不生活得从容一些,淡泊一些,随性一些。品一壶清茗,静以修身,宁静致远;听一曲德彪西的《月光》,感受平行八度低音和柔美明净的和声交织的呼吸;或者,在书海中徜徉,聆听生命的律动,感受生活的美妙,对世界充满好奇、求知欲、赞叹。这样,我们也能和诗人一样,成为明月的朋友,一个自然之子,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用心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