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湖南师大回应“摇号占座”:“学生自治”结果

 

  新华网长沙2月25日电(记者谢樱)近日,湖南师范大学一项“摇号占座”的规定在网上曝光,一时间,高校有限的图书馆资源配置“公平”问题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对此,湖南师大图书馆办公室主任刘先勇回应,为了照顾考研学生,学校特意腾出3间房为“考研专用自习室”,将座位卡下放到各个学院之后,大多采取的抽签分配方式属于“学生自治”的结果。
   虽然抽签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大家认为最公平
  众所周知,目前不少高校自习室普遍处于“僧多粥少”的窘境,“一座难求”是不少学子面临的难题,国内一些相邻的高校甚至出现了相互“侵占”自习地盘的局面。记者了解到,在湖南师大,学生大多住在离教学区2.5公里外的学生公寓,每天背着书籍四处抢座并不轻松。图书馆自习室因环境安静、学习氛围浓厚、设有空调成为学生们的首选。
 “没有进行座位分配前,每天早上5、6点图书馆门口就开始有起早‘抢座’的同学。图书馆开门的时候尤其混乱,玻璃门都被挤碎了好多次。这种方式不仅对学生的人身安全存在隐患,也浪费了考研学生的精力。”刘先勇介绍,特别是留书占座、同学帮忙占座各种不文明现象的存在,经常导致矛盾纠纷。
  为了让考研的同学能够更轻松地拥有一个学习的座位,从2011年起,学校图书馆联合学工处,特意腾出3间“考研专用自习室”共780个座位,编号之后将座位卡分配好下发给各个学院。
 “每年每个学院都会要求班级上报有考研意向学生的人数,学工处结合各自学院已有自习室的数量,按照不可‘消化’的人数将座位分配下去。”刘先勇说,之后每个学院再按照相应比例,将座位卡下发至班级,然后采取“学生自治”的方式,由班长负责分发。
  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的冯同学告诉记者,今年班上有26个同学准备考研,共分到了9个座位卡。班长把具体情况向全班通报后,经过商议大家最后决定用抽签的方式来分配。“虽然不能说抽签的方式有多好,但不可否认却是大家认为最公平的。谁都一样,拼人品呗。”冯同学说。
  有同学告诉记者,在一些班级,也有人提议过用别的方法,比如按照成绩好坏的方式来分配座位卡,但是却引来更多的争议。“成绩好坏本身就没有公正的判定,更何况备战考研,大家都是站在公平的起跑线上,任何先决条件都是没有说服力的。”冯同学说。
   抽签方式会否导致资源闲置?
  用概率化的抽签方式来决定自习座位的所属,会否导致资源的闲置?记者了解到,虽然绝大多数班级都选择采用抽签方式来决定座位卡的去向,但最终座位的使用情况却比抽签结果来得更“人性化”。商学院金融专业的张同学告诉记者,“抽签前,我就和另一个室友约好,不管谁抽中,我们都轮着用。”
  记者看到,座位卡上仅显示了座位的所在教室和座号,并没有使用者的具体信息。“如果我有事不能来自习,我也会把座位卡借给同学,这个位置是肯定不会闲置的。”冯同学说。
  “我认为这种方法不错,体现了学校政策对考研同学的倾斜和照顾。”文学院大四的学生舒宇已经考完研,“刚开始准备考研的同学比较多,座位卡肯定不够用。但并不是所有同学都能坚持下去,放弃的同学会将座位卡留给别人,其实到最后我们班考研的同学几乎都有固定的座位。”
  就算没有抽中座位卡,也不代表就失去了图书馆自习的机会。刘先勇介绍,图书馆共有2500多个座位,考研专用的780个座位下发了座位卡,其他座位仍然处于“自由使用”状态。此外,各个学院也有专门的自习教室,“只是抢位要稍微辛苦一点。”
  自习座位问题凸显高校资源配置不合理
  在供不应求的形势下,有限的资源无论怎么分配都难言绝对公平。尽管如此,记者在同学中采访了解到,目前这种方式却很少引来学生的非议。不过,也有部分学生对学校提出建议,“一抽定一年”时间太长,可否考虑在更短的周期内来进行座位卡的轮换,以确保资源的相对公平。
    更多受访人士认为,“自习座位”问题背后凸显的是高校资源配置不合理的问题。多年扩招政策下,学生数量持续上扬,图书馆坐席却未相应“升级”,供需不平衡让“占座”矛盾频发。“最终还是希望学校能够更多地扩充自习教室数量,尽可能满足学生的需求。”文学院学生杨文说。
       (作者:谢樱,来源:新华网,2014年0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