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我和大通社的故事】我在大通社的日子

□大学生通讯社记者 钟金娣
    罗曼·罗兰曾说过:“人生不发行往返的车票,一旦出发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很多时候一旦做出选择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而加入大通社是我的选择,是我进入大学里做的最正确的选择,没有之一。我很庆幸自己那次阴差阳错的选择,傻傻的我终于做了一件不傻的事。
    从小心里就萌生过这样一个念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记者或者主持人。因为这样,我不把高中老师要求背诵的文章当做任务,像念经似的把它念熟从而完全背出。我喜欢有感情的一遍又一遍地朗诵,当自己的感情和作者达成共鸣时,那篇文章也就能够记住了。而这也就成为了枯燥的高中生活中仅有的一点乐趣。高考结束准备填志愿时,以为自己可以梦想成真了,可笑的是,在现实面前,我竟然退缩了。那可恶的自卑感再一次的侵袭,觉得就你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你的普通话怎么可能跟那些大城市的孩子相比呢?再说你那胆小不喜欢交际的性格怎么可能适合呢?于是,“好孩子”的我终于乖乖的听了妈妈的话,选择了教师这条路。本来以为自己的梦想就扼杀在摇篮里了,没想到的是,在大学开学之初,社团招新之始,因为学姐的鼓励,我终于拿起笔在那张报名表上颤抖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如今,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从最初的沉默不语到现在的活泼开朗,从之前的胆小到目前的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实战采访中练就的。仍记得去年的除夕之夜,跟着学姐去冷清而安静的自习室采访考研人,第一次觉得自己也可以写下“自习室里没有灿若星辰的烟花,没有阖家欢乐的团圆,有的只是奋笔疾书的追梦者,有的只是废寝忘食的考研人”这么优美的文字,那一刻,我是骄傲的。
    虽然每一次的写稿都得绞尽脑汁,有时还被学姐改得一塌糊涂,每一次的采访需要繁杂的准备,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但是我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明白,如果一个人具有接受记者采访的资格,那证明他的身上一定有闪光点,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所以每一次的采访,我并不是为问问题、为写稿而去的,现在的我在采访中总是会不自觉的会问一些自己觉得很疑惑的问题,而这时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对写稿总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每一次采访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收获,一次成长。
    在大通社的日子,就是我追逐梦想的时光。尽管自己当初没能选择它,但是很庆幸自己能够在大学里再次遇见它。虽然我不是大通社写稿写的最好的,也不是采访中最优秀的,但是我有笨鸟先飞的执着,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这片海洋里徜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