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校主页  
 
 

青春·梦

当前位置:首页 | 红坪文学 | 青春·梦


□文学院2012级 余聪聪         
    天空泛着淡淡的蓝色,好似下一秒钟,阳光就会穿透云层和树叶间的间隙,投射到地面上,在这里上演了一场绚丽的戏剧。窗外清脆的鸟鸣,打破了这清晨的宁静,风轻轻地吹起,吹开了青春的扉页,也吹散了青春。
    似水流年,往事如昨
    因为哭过,笑才灿烂;因为爱过,回忆才斑斓;过去的岁月总也不能忘怀,不能忘怀是因为我们自己走过来。纵使那脚步稚嫩,回首也感到亲切,因为那是真实;纵使走过的路上并没有鲜花开放,回首也感到留恋,因为那上面覆盖着自己生命的步履。既羡慕“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又何必总感伤“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一首诗,朦胧得离奇,灿烂得耀眼;一缕风,清新得心醉,飘逸得惊人。脚步走过,天空没留下什么;青春走过,额头留下皱纹。试着用心情熨平无数额头上的皱纹,结果心叶也印上了岁月的痕迹。心慌意乱之际,驻足等待,青春却早已踏上前进的列车,毫不领情地独自远行。
    冰心说过:“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觉得悲凉。”那些年,我们曾那么狂热地相信了那些誓言,并且借着对它的感动,走过了一段最为艰难的路,直至我们渐渐长大,天各一方;那些年,面对青春的颠沛,我们摇摆过;那些年,面对流年的失色,我们绝望过;那些年,面对漫长的守望,我们哭泣过;那些年,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放弃过……那一段令人回首的流年,有欢笑,也有泪水;有甜蜜,也有苦涩;有朝气,也有颓废。我们爱过,我们恨过,我们哭过,我们笑过……
    一抹微笑,转瞬美好
    尽管青春会因岁月的侵蚀而变色泛黄,尽管我们站在时光的对岸细数成长的感伤,尽管阳光下的我们带着淡淡的惆怅和透明的忧伤,可是在这苍茫天幕上,唯独青春的微笑异常清晰。我知道,这微笑今生今世都将清晰如斯。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如此,青春无忧无虑。那泛着微笑的你就是那19岁的太阳,是那么的稚嫩和苍白。你喜欢秋雨和秋天,喜爱秋叶和秋霜。你照耀着蓝色的河流,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你说:“没有蓝天的深邃,可以有白云的飘逸;没有大海的壮阔,可以有小溪的优雅;没有原野的芬芳,可以有小草的翠绿,似水年华的青春找不到旁观者的席位,然而却有一抹微笑,足矣!”
    停滞的青春是死水,单调的青春是萎靡,偏激的青春是敌人,无梦的青春是堕落。你的青春或许像海市般的飘渺,似彩虹般的绚丽;你的流年或许有鲜花飘香,有绿树成荫;你的年华或许有洁白的雪花,有金色的收获。然而,没有微笑的青春就犹如那过去的优美的诗句已失去了新意;没有微笑的流年或许只有荆棘丛生,只有烈日曝晒;没有微笑的年华,等待你的就是肆虐的寒风,荒芜的天地。忧伤的残月,我们一笑而过;荒凉的残冬,我们笑脸相迎;青春的囧途,我们留下一抹微笑;似水的年华,转瞬美好。
    一纸青春,一线年华
    一个又一个灿烂的白天明晃晃地写在玻璃窗上了,一个又一个黯淡的黑暗又从玻璃窗上隐遁了。世上有些花常开常落,有些花却只有一次花季,不经意就会开放,不经意又会错过。如果,你在花开的时候,忘了拍一些美丽的照片,等到错过了花期,再去追忆那淡淡的、诱人的花香,就难免在花香轻袭之时,抚之怅然。青春是仅属于你一次的花季,让你在幸福的时候,要加倍珍惜,苦难的时候,要加倍坚韧。悉心地采撷每一种花的标本,留住那永恒的生命的芬芳。
    孤山寺旁的桃花开得很艳,染了满天的霞光;钱塘江上的杨柳青青,绿了一江的春水;秦淮河的琼花殷红十里,醉了万千过客。蓦然回首,一路温馨,嫣然一笑,弹指烟云里,浮华转瞬即逝,一纸青春,一线年华,姗姗而行。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告别氤氲的似水年华,望天空中云舒云卷,携一抹明媚的暖阳,听清风在耳畔萦绕。一路往南,独行千里,只为与风擦肩,只为那一刹那。在青春的日子里,我们忍受过颠沛与流离;在那似水的年华里,我们感触过惆怅与悲凉;在那回归的年华里,我们厮守了执着与哀伤。可是,青春是“左手”,年华是“右手”,辗转的流年总是悄悄从指缝中溜走,不留痕迹,无情的岁月,已在脸上刻下道道年轮。蓦然回首,似水流年落寞成一季风花雪月,一线年华,刹那间成了海市蜃楼。
    怆然回首,只见烟云流动,满山郁绿苍蓝的树丛,一切都结束在回首的刹那。
当飞花渐瘦,昨日之阳与今日不再同样年轻之时,才一梦初醒。
    青春,年华的回归线。